服务热线:400-1644-678 网址:www.00695.com
媒体新闻

两“芯”战事:龙芯中科被指违约侵权 IPO或将遇阻

2021/6/11 15:54:00

2000年10月,毕业已有9年的胡伟武回到母校中科大进行招生宣传,故地重游,实验室一如十年前凌乱,触手可及的芯片、电容、电阻,勾起他重操旧业的冲动。有此契机,胡伟武参与到计算所筹备的CPU设计项目中,龙芯中科便诞生于此。

2002年,基于MIPS技术的龙芯1号流片成功,胡伟武团队给它起了个小名叫“狗剩”,音译成英文就是“Godson”,希望名字贱一点容易养大,可惜龙芯中科没能如胡伟武所愿。龙芯1号到龙芯2号只用了22个月,而龙芯3号系列却走了十多年。

当时在学院派思想的主导下,国内CPU的目光从单核转向多核,被提升单核通用性能的主流市场拉开差距,用胡伟武的话来说是,“从相差1-2倍到相差一个数量级。”

从意气风发的起步,到跌跌撞撞的修正,CPU,这座芯片界的“珠穆朗玛峰”,龙芯中科已攀爬了二十年有余。本以为否极泰来,却在龙芯中科宣布“推出自主指令系统架构LoongArch”、筹备在科创板上市之时,遭到了芯联芯的“违约侵权”之诉。

两“芯”内战一触即发,近期由于鸿蒙系统发布,被网友质疑为安卓套壳,趁着连带着当年汉芯旧闻的讨论,一时间甚嚣尘上,芯片行业再次陷入一片质疑,是否侵权?李鬼李逵?孰是孰非?

两“芯”矛盾公开

龙芯中科脱胎于中科院计算所的一个课题组,胡伟武为课题组长。设计之初,所长李国杰将“高性能、通用、一步到位”定为目标,细分下去,胡伟武与结构室主任唐智敏又确定兼容及采用RISC结构为具体目标,指令系统定为与MIPS兼容。自此,龙芯中科便与MIPS维系了长达二十年的羁绊。

2010年,在中科院与北京市政府的牵头出资下,龙芯中科向市场化转型,成立了公司,李国杰任董事长,直到2020年,董事长变更为胡伟武。

值得一提的是,龙芯芯片是国内六家国产CPU处理器之一。其中,龙芯中科是六家厂商中首家向科创板发起冲击的公司,其他五家分别为天津飞腾、华为鲲鹏、海光信息、上海申威和上海兆芯。日前,海光信息也传出了上市消息。

而此次违约侵权纠纷中的另一主角中国公司“上海芯联芯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12月,在2019年取得MIPS公司在中国(包括香港和澳门地区)的独家、永久和不可撤销的经营权,承接其在中国的所有授权合约(包括上述龙芯中科),以及其全部技术与可衍生的二次研究开发权与命名权、可追溯的诉讼权。

由此,两家公司通过MIPS技术产生了联系,龙芯中科与MIPS公司的业务转到了芯联芯名下。《启阳路4号》了解到,从2019年开始,芯联芯便就侵权违约相关事项与龙芯中科进行磋商。到了2021年2月,因龙芯中科与MIPS的合约以美国加利福利亚洲的法律为依据,芯联芯按规定在香港提出了对龙芯中科的仲裁。

提出仲裁后,6月2日,芯联芯又发布声明表示,龙芯中科“彻底抛弃MIPS发布自主指令系统”等内容的宣传和报道偏离事实,损害了芯联芯的合法权益.并且多年来龙芯中科未依约履行相关授权协议,包括未依约按时足额向其支付技术授权的权利金等相关费用。

对于芯联芯的声明,龙芯中科当日回应称,芯联芯向龙芯中科的合作伙伴、社会公众不断发布各种恶意中伤、诽谤龙芯中科及龙芯中科产品和自主知识产权的函件与信息,严重侵害了龙芯中科的合法权益,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龙芯中科已经采取法律行动,将追究芯联芯及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但,龙芯中科对于芯联芯声明里所有披露的问题,没有提出任何实质性的回复或法律证据。

次日,芯联芯再度发布声明,建议龙芯中科遵守行业惯例,立即发布“LoongISA”和“LoongArch”手册的完整内容,适时公布所有“LoongArch”研发人员名单。截止发稿之日,龙芯中科仍未正面回答芯联芯的第二次声明。

这一轮交锋过后,双方的矛盾被推至大众眼前。

是否拥有对MIPS指令集二次开发的权利?

为了更进一步了解龙芯中科与芯联芯的纠纷,《启阳路4号》分别联系了双方,截至发稿,龙芯中科尚未回复,而芯联芯方则向《启阳路4号》透露了一些细节。

芯联芯表示,作为一家中国公司,除了获得上述MIPS在中国独家、永久和不可撤销的经营权外,芯联芯还享有代表MIPS对存在侵权违约行为的客户进行追溯的权利。

在承接了MIPS的业务后,芯联芯对MIPS在中国的所有业务进行梳理,过程中,发现了龙芯中科存在侵权行为。具体的侵权行为,芯联芯认为有三方面,一是违规对MIPS指令集进行二次开发,二是违规对MIPS的IP进行分授权,三是没有依约缴纳权利金。

违规对MIPS指令集进行二次开发,最早可追溯至龙芯一号。在龙芯中科还是课题组时期,MIPS公司只与中科院签署过单个的授权合同,合同约定中科院不可转让、不可修改等,严格限制了其二次开发的权利。这种背景下,龙芯中科团队在MIPS指令集的基础上开发出了龙芯一号、龙芯二号。

2010年,龙芯中科转型为公司后,2017年与MIPS公司签订了R6版本的授权协议。芯联芯透露,这份协议仍然严格限定了龙芯中科二次开发的权利,并且不包括此前的R1、R2、R3、R5版本。这与龙芯中科技术白皮书中“得到MIPS架构的永久使用授权”、“授权允许龙芯中科公司通过MIPS指令系统的UDI对指令系统进行扩充”的说法并不相符。

此外,在龙芯中科对外宣传的ppt上,也出现过LoongISA指令系统“基于MIPS32/64 R3”的内容。

因此,芯联芯认为,龙芯中科自主研发的“LoongArch”指令集,依照行业规范,应公开完成净室程序(Clean Room Process)的验证过程、验证研发人员有无重叠及开发过程间隔等事宜。

是否涉嫌虚假宣传?

对于市场质疑的一些问题,芯联芯也向《启阳路4号》作出了回答,比如“多年来”龙芯中科都没有依约足额缴纳权利金一说有何依据?

芯联芯向《启阳路4号》表示,龙芯中科除与MIPS约定每五年支付一次授权费用外,还需要每季度向其支付版税。自芯联芯取得经营权后,从2019年一季度开始,龙芯中科就向芯联芯支付这笔费用,一直到2020年一季度。

既然龙芯中科向芯联芯支付了版税,为何芯联芯还认为其没有依约足额缴纳?

对此,芯联芯透露,龙芯中科每季度向芯联芯支付的版税是依据每季度的产量及售价计算,芯联芯发现龙芯中科支付的版税与其对外宣传的收入规模并不相符。而且在2001-2010年间,胡伟武团队利用MIPS技术生产产品也并未交过版税。

在对照龙芯中科所宣传的销量后,芯联芯产生了疑虑,提出了依约审计,但龙芯以各种理由拒绝配合。

根据公开数据,2017年,龙芯中科实现了1.5亿元的销售收入,利润为2000多万元;2018年,龙芯中科利润翻番,实现了现金流的净增加;2019年,龙芯中科销售收入为2018年的2.2倍,利润是2018年的3倍以上,净利润首次突破1亿元;而到了2020年一季度,龙芯中科表示销售收入同比增长30%以上。

能否顺利IPO?

芯联芯的专利维权,对于正处于上市辅导期间的龙芯中科来说并不是个好消息。

12月28日,北京证监局网站显示,龙芯中科中信证券于2020年12月签署《关于首次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A股)并上市之辅导协议》。协议显示,龙芯中科拟于上交所科创板上市。如此推测,龙芯中科早于启动上市辅导前就得知芯联芯有追溯知识产权的法律权力并已经对龙芯中科的“违约侵权”提出多次质询与警告,不知龙芯中科有无据实向辅导上市中介提供所有情况与信息?

天眼查显示,龙芯中科注册资本3.6亿元,有10个股东,其中中科院计算所(国资)持股21.52%,北京天童芯源科技公司(胡伟武个人投资292万元,占46.67%;其他股份为早期高管所有)持股21.52%。

龙芯中科选择在这个时期IPO不无道理,CPU市场的竞争在持续加剧,2020年英特尔的研发投入超过135亿美元,同期AMD的研发投入也近20亿美元,龙芯中科也需要投入大量经费去进行研发升级。

据AI财经社报道,2019年前,国家信创项目(信息化应用创新)做了两批试点,总共四五百家单位做了国产替代。由于龙芯中科和飞腾做得比较早,又分别是中科大和国防科大的背景,获得先发优势。其中桌面CPU市场绝大部分是龙芯中科获得,服务器CPU市场80%也是龙芯中科。

但在2019年后,随着其他国产CPU,如天津海光、华为入局,整个市场竞争变得更为激烈。中国电信公布的2020年采购项目中,华为鲲鹏和海光就首次中标。

这种背景下,龙芯中科能否通过上市获得更多渠道的融资便十分重要。然而,近年来,企业在IPO的进程中,监管对于涉及专利的内容颇为关注,案例显示,不少企业因专利问题倒在了IPO的大门外。在此关键时期,芯联芯的依约维权或成为龙芯中科上市的“拦路虎”。

此外,从芯联芯对龙芯中科的维权来看,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是:中国企业上市应该理清知识产权关键属性与界限,保护广大投资人的合法利益,维护中国芯的国际合法地位。在中国芯的发展过程中,龙芯的知识产权是否“自主可控、永久买断授权”一直存有争议,趁这次机会,把问题浮上台面,彻底厘清权属对国内集成电路行业的IP发展是一个好事。